“遇见”赵超老

?

每当我读到《新民晚报》时,总会有一种看到心爱的人的感觉,心中流淌着一股温暖的气流,与老总统赵超有着直接的关系。正如余秋雨所说,《新民晚报》已融入赵超的“人生形象”。通过阅读这份报纸,我真的可以触及赵超老人的人文氛围.

0?fmt=jpg&size=56&h=415&w=600&ppv=1

(赵朝建文化广场摄影,刘开明)

赵超是我的同胞。他出生在浙江南部文成的一个名叫闻喜的小山村。根据当地老年人的说法,我叫他舒舒。他和我的祖父一起玩童年时代的大伙伴。倾听大人的话说,他写了《延安一月》并在上海开了一家报纸,是毛主席的老朋友。在这方面,我很佩服这五具尸体,无数次我可以长大成为像他一样。我知道我不会认识他,但我可以读他的报纸。

我记得在1982年的元旦那天,暂停了16年的《新民晚报》被重新发行,但那时,有必要通过机票订阅,个人很难预订。那时,我还在乡下的一个偏远森林农场学习,我根本看不到报纸。有一次,我去县里参加运动会,溜出去,跑了十几个政府单位,最后找到一个单位阅览室的角落《新民晚报》。

我发现晚报不同,布局不大,文章超短,有报纸,行间文化氛围浓厚。因为赵超老了就是报纸,我就像看到一个偶像一样读它。我是如此兴奋;我屏住呼吸,翻过报纸的那只手在不知不觉中颤抖着。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赵超的笔名专栏“林芳”。

从那以后,我成为了晚报的忠实读者。当我父亲看到我对这家外国报纸很着迷时,我让邮局的一位朋友给我一份副本。从上海到全国南部的报纸,像一只长长的黄鱼一样揉皱,我总是把它放在桌子上,慢慢伸展开来,小心地将它弄平。报纸大多落后了几天。有时邮递员只是将“小黄鱼”放入小捆,这个消息成了旧消息,但我仍然津津有味地阅读。

随着《新民晚报》的陪伴,我更接近赵超。我成了一个“不会说话迟到”的“粉丝”。如果有一天我没有看到它,我会失去它。从那以后,我开始为各种报纸做出贡献。

终于,有一天,我实现了自己的梦想,成为赵超老的记者,并担任该报的副主编。《新民晚报》它成了我报纸的标杆,赵超的“短,宽,软”报纸政策,以及他“飞入普通百姓家”,“为人民分享,与人民分享乐趣,以人为本”思考成千上万的家庭和好运已成为我们遵循的报纸运营的概念。

时光飞逝,我已经从一个黄头发的男人变成了一个白头发的半男人。我也逐渐从纯粹的赵朝夫崇拜者和虔诚的《新民晚报》读者转变为赵超报纸的实践者。赵超石的传记作者和新民史研究员。唯一保持不变的是我对《新民晚报》的半心半意!

我多年来经营的城市是上海。当我买墨水《新民晚报》时,我有一种“回家”的感觉。

当我点击键盘上的文字时,离窗户不远的灯光在夜间表现出色彩斑斓的场景。我喝了一口茶,习惯性地读了《新民晚报》。多年来,在我心中,它不仅仅是一份报纸。这就像我想要每天见到的家庭。这是我与赵超前世同意的“会面”。原因。 (傅小春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