陪伴马斯克最久的男人:同行半路,一别两宽

  df4ca192136fd5f704ad4b21aa0d7b38.png

  面对“自燃”、“亏损”,以及此前爆出的“偷工减料”新闻,市值都屹立不倒的特斯拉,近日却出现了罕见的动荡。

  7月25日,特斯拉美股收盘暴跌近14%,报228.82美元,创今年以来最大单日跌幅,市值蒸发近63亿美元。

  造成如今这一略显残酷的局面,除去特斯拉二季度财报净亏损4.08亿美元,业绩不及预期这一原由以外,一个男人的离开也与其有着不可推脱的干系,他就是特斯拉首席技术官J.B.斯特劳贝尔。

  特斯拉的灵魂,马斯克背后的男人

  提到特斯拉,大部分人首先想到的就是马斯克,这位曾经叫嚣着“要上火星”的脑洞狂人,时至今日也从未停止自身的“宏伟蓝图”,所谓的“人脑意念控制手机”,将AI技术提前内置到脑内的言论更是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
  而在马斯克极具戏剧性的“表演”背后,安静沉默、脚踏实地的技术操盘手斯特劳贝尔,成为了马斯克驰骋于电动车领域、坚持“改变世界”这一梦想的不可或缺的靠山。

  “斯特劳贝尔和马斯克一样,是特斯拉背后的灵魂。”这是外界对于这位担任特斯拉“二把手”15余年、默默站在马斯克身后的技术创始人最高的评价。

  78d130648b197de942850849c522e3d7.jpeg

  在特斯拉的创始人之中,斯特劳贝尔应该是唯一一个将毕生的经历都投放于“汽车需要更环保”这一理念上的人,在就读于在斯坦福大学时,其就曾将一辆破败不堪的保时捷改装为电动汽车,在此后更是将其重新改造为混合动力系统。

  可以说,斯特劳贝尔和马斯克的合作是两位志趣相投的青年之间的一拍即合,作为创始人,他和马斯克一同见证了特斯拉最为艰难的那几年。

  在2007年至2008年这段时间里,由于早期高层管理人员的决策失误,成本失去控制,又正值金融危机,电动汽车项目难被投资人看好,使得特斯拉一度陷入破产的边缘,而今得以转危为安,甚至一度成为新势力的标杆,除去马斯克的领导能力以外,斯特劳贝尔功不可没。

  在担任特斯拉CTO的这段年月里,斯特劳贝尔一直负责车辆的技术和工程设计工作,专注于电池、电机、动力电子设备以及高层次软件子系统。《硅谷钢铁侠》中曾记录着这样一个故事,当特斯拉命悬一线之时,斯特劳贝尔向马斯克提出了这样的建议:将一辆全新的戴姆勒smart改装为电动汽车。

  390679679372082fe039e5166e1f48c6.jpeg

  最终这辆改装车征服了来到特斯拉总部的戴姆勒的工程主管,随即与特斯拉签订了5000万美元的合作协议,使得特斯拉在这场危机之中得到了喘息的机会。

  身为马斯克背后的男人,斯特劳贝尔的重要性是显而易见的,因此就在他宣布不再担任首席技术官,转而成为高级顾问的几个小时之后,特斯拉的股价下跌了11.5%并延续着这一跌势。

  毫无疑问,虽然斯特劳贝尔并未离开特斯拉,但其不再站于马斯克身后的事实还是令人恐慌。

  最爱我的人伤我最深

  事实上,在2018年时特斯拉就陷在一场动荡的人事变动之中,截止10月已有16位大将流失,据不完全统计,自2016年以来,特斯拉离职的高管已有40位,平均每年就有10多位高管“缘尽”特斯拉。

路上最久的战友。

  2003年,斯特劳贝尔遇见了马斯克,二人从一见如故到一拍即合只用了一顿午餐的时间。与此同时,另外两位企业家马丁·埃伯哈德(Martin Eberhard)和马克·塔彭宁(Marc Tarpenning)也对电动汽车未来有着相似的设想,于是四人集结完毕,将特斯拉变为现实。

  69bd2f09d834d45eb9d6efd064eafeef.jpeg

  然而,由于对公司管理方式之间各持己见,争议不断,2008年埃伯哈德和塔彭宁离开了特斯拉,自那以后,斯特劳贝尔就成为了唯一留在马斯克身边的旧人,带着对于电动汽车深刻的理解以及近乎宗教般的热情,一留便是十余年。

  而今,斯特劳贝尔关乎“特斯拉首席技术官”的职业生涯到底还是走到了终点。众所周知,一直以来技术都是支撑着特斯拉走到如今的根本因素,而斯特劳贝尔这位技术大咖的离开,对于现如今正陷入困局的特斯拉及马斯克而言,也未尝不是当头一棒。

  事实上,今年下半年对于特斯拉而言应该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时刻。此前,特斯拉曾承诺将在2018年第三季度实现盈利,而这一目标已推迟多次。此后,马斯克又表示,将于2019年四季度实现净盈利,第三季度达到盈亏平衡。

  2bd093eeaf01da648a3946e573eb6f6f.png

  迫于兑现这一承诺的压力,马斯克也在更进一步控制成本。今年3月,马斯克宣布,特斯拉将关闭在世界各地的众多零售店,近段时间也有消息曝出,特斯拉将在华进行一次大规模的裁员计划。

  此外,特斯拉在此前也曾多次调整旗下产品价格。最新一次价格调整是在7月16日,其旗下Model 3、Model S、Model X部分版本车型价格均有所下调,而这对于特斯拉的新车交付或许也起到了一定的正面作用。

  今年二季度,特斯拉虽然依旧处在一个亏损的状态,但其辆的新车交付量,却成为了历史最高交付数据。此外,4.08亿的净亏损相比于去年同期也有所收窄,上半年净利润一共亏损11.1亿美元,同比收窄22.2%。

  就在这个关键时刻,昔日战友离开,使得特斯拉股价创下今年以来最大单日跌幅,市值蒸发63亿美元(约430亿人民币),恐怕现在对于马斯克而言,唯有斯特劳贝尔在电话会议中留下的一句话还能带来些许安慰:“我不会去其它任何地方,将继续参与某些核心技术的研发,只是我不再扮演执行的角色。”

  “人各有志”无可厚非,马斯克或应自省

  斯特劳贝尔寻求新的人生轨迹实际无可厚非,一如他自己所言:“我很了解自己,想要重新定位我的生活。”面对现如今的特斯拉,马斯克首先应当做的或许是一次自我反省。

  现如今,“自燃”对于特斯拉而言近乎不算是新闻了,原因就在于过于频繁,一度引发了消费者对于电动汽车安全问题的担忧。

  按照常规而言,一起事故发生后调查原并公布是车企的必经之路,而特斯拉却偏偏不走寻常路,面对自燃事故,关乎特斯拉技术“尊严”的澄清跑得飞快,正经的事故调查却迟迟不见踪影。

  e46fe2efe5c31aa63832a6503576a80d.gif

新闻,媒体为何如此双标?”推特补充道:“和大多数电动汽车一样,特斯拉着火的可能性比内燃机汽车低500%以上。这一点为什么没人提到?”

  事故发生后,马斯克既没有向用户道歉,并且还为特斯拉“开脱”,傲慢的态度让消费者直指其毫无诚意,从未想过于自身找原因。

  32da9e6658362a5c32c1ba646fdb29d7.jpeg

  上海特斯拉自燃事件车主更是愤怒回应:“不管特斯拉总的自燃比例有多低,对我而言就是100%。对于消费者的生命,可以用百分比去搪塞吗?”

  而此次事故,特斯拉在时隔两个月之后才给出正式的事故声明,内容之中未有半句致歉,对于车主所要面临的累计300多万人民币的巨额赔偿,特斯拉也并未给出明确的回应,仅用“与业务部门一起展开善后工作”一笔带过。

  一边大张旗鼓地表示要深耕中国市场,一遍不顾及中国消费者的感受,特斯拉的这一做法也着实令人费解。

  而提起自燃,也不得不让人想起前几日美国CNBC报道的,特斯拉弗雷蒙特工厂“偷工减料”事件。报道称,

件下工作,以及跳过必要的车辆测试程序等。

  2c47328186768f7a9c60ec87c8051966.jpeg

APP注意到,早在2017年特斯拉便深陷“产能地狱”的泥淖,为了迅速增加产能,达成生产和销售目标,特斯拉采取了一系列“另类解决方案”。比如此次被爆“偷工减料”的弗雷蒙特工厂,便是去年4月临时搭建而成,被称为“帐篷车间”。

  虽然是临时搭建的“帐篷车间”,但从过去一年多时间至今,该工厂仍在为特斯拉贡献产能。而这样的偷工减料所带来的是包括哨兵模式、自动驾驶系统、自动紧急刹车或全自动驾驶在内的一些安全功能或将失灵。

  对此,特斯拉也仅用“消息不属实”来回应。然而联想起其因自燃、自动驾驶车祸事故频频上热搜的过往,特斯拉的信任危机是在所难免的。

  或许,斯特劳贝尔的离开导致特斯拉市值暴跌,从侧面也反映了资本对于马斯克这位“傲慢”表演家的不信任。

  而今,当身在幕后的斯特劳贝尔不能再为于台前“畅所欲言”的马斯克出谋划策时,对于马斯克而言,或许放下任性的“傲慢”才是当务之急。尽管在《埃隆·马斯克传》中,他被称为乔布斯之后可以改变世界的人,但作为一名造车人,还需要认清谁才是真正的“上帝”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